12345678910111213141516171819202122232425262728293031
-------- (--)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 スポンサー広告 |
2008-05-27 (Tue)
  換BLOG。
  當年好像信誓旦旦說我要好好經營Exblog,轉眼間花心如我還是換了啊哈哈。
  不過都要高中了,當作一個新年新氣象好像也沒什麼不好。

  考完基測了呢。
  就好像一眨眼的事情一樣,一年啊,就這樣嘩啦啦的流過去了。
  沒有想像中的激動和感動,沒有解脫後的瘋狂,僅僅只是覺得[啊考完了]而已。
  阿比說是因為本來就不緊張的關係,啊好像是,考前一天晚上六點半就睡還不吃晚餐的人好像真的沒什麼資格說自己緊張。

  但總是有些悵惘。
  其實我應該是最不該悵惘的人哪。

  一年,信誓旦旦的說要拚一年,其實真正努力的時間只有剩下的半年。
  扣除新年和假期,其實比起所有人的努力我都自覺形穢。
  但其實很好了,像這樣的努力像這樣的付出,能夠得到這樣的結果,能夠達到這樣的高度,真的覺得很好了。
  對過答案。

  國英社全對;自然一題;數學未知(四題是at least哈哈)。
  怎麼就有那麼點不甘心。
  不是因為分數,不是因為覺得很差勁(事實上它比我以為的好太多了),是一種事情過去後的空虛感,一種對自己拿到考卷後居然沒有辦法,從容自在寫完的無力感。
  寫數學的時候非常惶恐。手心一直滲汗。不會寫。不會寫。不會寫。明明就是看過的題目。明明覺得是很容易的題目。可是就是不會。就是寫不出來。眼淚都掛在眼睛裡了出去就只想哭。

  我跟我自己承諾要和你到達一樣的高度呢。
  結果呢。
  果然我還是太自負天才了?(不論多麼努力的去要求自己)
  有那麼一些些的,想哭。

  *

  其實最近的情緒一直不太穩定。
  不是因為基測的關係。至少不只是。
  你們的關心太遲了。

  很奇怪,考前都跟我說沒關係,考完以後我說聲要考二次突然每個人生生變了臉像世界末日。啊什麼你居然沒有258嗎。你真的覺得你沒有嗎。連你們學校都上不了啊。聽報導說很簡單啊。然後沉默沉默沉默。
  喔好像258真的很容易。
  唾手可得似的。

  怎麼都沒人要想一想我的能力。

  其實我有那麼一點覺得孤單有那麼一點覺得寂寞有那麼一點覺得想哭有那麼一點焦燥不安有那麼一點不服氣有那麼一點點的,憤怒。
  啊是我憤怒個鬼啊,你們語氣溫和口氣平靜像在話家常,我憤怒個鬼啊。
  怎麼就沒人在乎。

  考完了。你們比誰都沉默。
  我想要什麼。我想聽到什麼。我想得到什麼。
  我也曾覺得我考完以後可以恣意妄為可以任性囂張可以就這樣廢下去。我也曾以為。

  但我難過。
  我難過個什麼啊。

  你說怎麼了情緒不好,你這樣問,我只能跟你說沒事。我除了沒事還能說什麼?說我恨你們不夠在乎我說我那時候其實一直期待你出現那我或許就真的會哭出來說我嫉妒他們有那麼多人在乎著呵護著他們。
  我能說什麼。我該說什麼。我除了沒事之外還能怎麼說。
  說我的不平說我的無奈說我的難過,說我不高興因為如此幼稚的事。
  說我其實那個時候多希望有人陪我。

  我可以想像你們的表情。你會說,很好啊這分數,有什麼不好。你會這樣安慰我,說這樣就夠了啊,說你比人家少努力了這麼多還想苛求什麼,真的想上北一女嗎。你會這樣安慰我。但搔不到癢處。
  我從不為成績而難過。

  一個人自己的水平到什麼地步,他自己最清楚。
  我從來不是北一女的那塊料。我知道。一直很清楚的也很清醒的知道。

  但我曾想為了你們考北一女呢。
  現在看起來好像一場笑話。你不相信的不是嗎,你不認為的不是嗎,那樣的高度在你們眼中我原先是根本就不可能企及的不是嗎。

  可是我的模擬考進步了。
  可是我莫名奇妙的開竅了。
  可是我突然就那樣爬到上面去了。
  所以你們覺得可以了。你們覺得[哦黃芷芸或許真的沒問題了]。
  所以我也以為自己可以了。
  所以我以為模擬考PR99之後就真的也能夠99了。
  變得貪心了。

  曾經往上看天空覺得它那樣高,那樣遠,覺得不可能抵達的。
  有一次坐了飛機以後,發現自己能夠躲到雲層裡面,發現自己可以到達和雲朵一樣的高度。
  所以就以為自己是星星了?
  所以就以為自己可以在頂點上不下來了。
  以為自己是終於被發現的璞玉了。
  忘記了原來只是搭上了飛機,原來從來都不是靠自己的羽翼達到那樣的高度。
  說多愚蠢就多麼愚蠢。

  我也很想感性的感謝,也很想就這樣好好的回憶一下今年的生活。
  但很疲憊。
  很想哭。很無力。

  沒有理由沒有意義的不高興。
  對不起。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 未分類 | COM(0) | TB(0) |
2008-05-28 (Wed)
  
  那時候她以為什麼東西都不會忘記。
  受傷的記憶。難過的記憶。因為被誤會而覺得憤怒的記憶。
  那些東西,一點一點的佔據了她的回憶。
  她以為這些東西會跟著她一輩子,就這樣,不忘記。

  時光如流。
  如果我們能夠坦然的微笑,是不是就代表能夠去原諒當初那個不成熟的自己了?
  如果。

  *



  回去小學。
  以為自己沒有辦法忘記的東西,直到回首去看才發現其實早就釋然。
  NE,那時候什麼東西都覺得同天同地大,直到回首。
  喜歡的人;討厭的人;當初憤慨的東西;從前覺得[這真是個天大的秘密]的事。

  不重要了。不在意了。不再介懷了。
  至少比不上走在一點也看不出來PU的PU跑道上八卦。

  逝川。
  突然發現那時候自己多麼不成熟;突然發現那時候覺得萬能的人其實。
  人都有缺陷,說的容易,真要這樣去體諒他人卻只有在回憶起來的時候呢。

  *

  悠悠閑閑喝茶看小說。金田一、亦舒、什麼都看完了就開始看同人。
  好像在放大假。(本來就是吧)

  薄冰色的眼睛。
  於是很詫異的發現如果我現在重新提筆一定很恐怖XD
  夭壽完全被影響了文字,高嶺之花為什麼感覺起來這麼有愛啊,糟糕欸混帳,我明明就想好從今天起要改行寫甜蜜蜜校園愛情的。(騙誰)

  他發覺自己在這裡動彈不得。
  不能喜歡上。不能喜歡上。不能喜歡上。可是當那個人對他微笑,可是當那個人喚他的名,可是當那個人把手碰到他的額面,熾熱的溫度。
  融化了什麼。
  [你知道,我從來不要奢求什麼。]
  他說話的時候沒有笑,眼睛很冷,薄冰色的眸子微微閉合,長長的睫毛影子掩住了表情。
  [關於愛情什麼的。太麻煩了。]
  那個人還衝他笑,那麼溫柔那麼天真那麼單純,他的手還握著他的帶有那麼熾熱的溫度。幾乎快要溫暖他的體溫。那麼熱。那麼熱。燒的他的靈魂在騷動他的心跳開始不規則的運作。
  燒的他就那麼失卻了拒絕的勇氣。
  [請不要對我溫柔。]
  如果我最終只能傷害你。請不要對我溫柔。

  只是想打字。

  *

  好想看秘密好想看秘密好想看秘密。
  FOXY跑不動我想在這樣下去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啊啦啦。
  據說劉毅有四萬比賽我去參加好了買台新電腦回來囂張可惡。

  被狐狸影響的關係麼這兩天都在聽李聖傑的你們要快樂。
  喔其實沒有那麼傷反而有一種痛快感不知為何。
  仔細聽怎麼想怎麼像太和空三角中的空的獨白(誤很大)

  月光盜賊筆下的溫柔版本高石同學看了很有愛。
  於是歡歡喜喜想等拿到榜單就開始寫弟兄文,這之前就是好好把文筆磨回來你看我現在辭不達意寫字就像寫作文我還有救麼我。
  不過好想寫校園愛情好想寫喔喔喔,整一整年都只能看輕愛情喜劇整個就變的很手癢。

  歌詞文吧。

  *

  258就不考第二次。就算有290也不申請北一女。
  這是最後的決定,其實也算是最早先的決定。

  至少能跟你在這裡達到同樣的高度。那麼就夠了。
  我說過了三年後要讓北一女後悔當初副股長不給加分所以沒能收到我啊。(大笑)
  並不完全解開了心結,但若空下來這幾個月能做更多有意義的事。而不是抱著死板板的國中教材打轉致使自己停滯不前。

  看不起台灣的教育。那麼至少可以要求自己在達到基本高度後不隨波逐流。
  嘖,反正哪裡我們都一樣上台大。上東大。或是北大。(是在跩什麼)
  上台東台北大學。(對不起不好笑)

  青春就是本錢,咱有大把青春可以揮霍,何樂不為之?


  人總要學會自己站起來是吧。


  想到什麼打什麼。還一邊看文。
  不是我要說薄冰色的眼睛這句話為什麼一直煞到我。
  對不起它好紊亂,前面跟後面情緒完全搭不上線。XD
| 未分類 | COM(0) | TB(0) |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